心梗了?血管堵了?看血管再造“神器”! 3年后自动“消失”

心梗了?血管堵了?看血管再造“神器”! 3年后自动“消失”

心梗了?血管堵了?看血管再造“神器”! 3年后自动“消失”

血管堵了?咋办?

心梗了咋办?

我国目前患心血管病的人数已经达到2.9亿,而且并且正在逐步的年轻化,这个数字在不断增加!

这些“要命”的问确实是个让患者和医生都棘手的事情,可能最常见且立竿见影的治疗方法,就是在心血管里放个金属的心脏支架撑起血管,代价就是让这个金属的支架跟着自己一辈子(金属支架植入无法通过手术取出)。

▲介入治疗(心脏支架)

那随着医学科技的进步,有没有更好的解决方案呢?今天就带大家来探秘 —— 一个能自动消失的血管再造“神器”!

这个要从心脏支架的崛起历程来说起……

一、只有球的时代:球囊扩张时代(PTCA)

1977年实行了首例心脏支架手术,开创了心脏病治疗的新时代。说是“心脏支架手术”,其实只是用球囊导管撑开了狭窄和梗阻的心脏血管,并没有植入支架进行固定。这就导致了手术后可能有明显的并发症,如血管再次闭合、严重的心率失常等等。而且手术后几个月、几年之后,接近一半的患者血管会再次狭窄、阻塞。

二、只有支架的时代:裸支架时代(BMS)

1987年,裸金属支架第一次植入人体,之后开启了正式的心脏支架手术时代。这一种心脏支架是在球囊导管将血管扩张开之后,在扩张的位置放入金属支架进行支持,目前仍有一部分人在使用这一种心脏支架。

裸金属支架和单纯的球囊扩张手术类似,手术后也有可能会出现血管再次狭窄的情况,比只有球囊的时候略低一些,但几率仍有20%~30%。更让人棘手的是,撑开血管的金属支架内部也可能会再次出现狭窄,面对这种情况,人们尝试了很多方法,但没有找到有效的解决方式。

三、有支架也有药的时代:药物支架时代(DES)

2001年,药物洗脱支架进入了人们的视线。这种新型支架在原来的裸金属支架外,又包裹了一层抗炎、抗增生的药物,在植入血管后,支架上的药物会逐渐释放,可以有效的防止血管再次出现狭窄。这种支架是目前医院中使用的主流支架。

比起裸金属支架,药物洗脱支架虽然更进了一步,极大的降低了再狭窄的几率(5%左右),术后很有可能需要终身服药。另一方面,在心脏的血管中永久置入金属支架,也会令人感到不安。

四、支架会消失的新时代:生物可吸收支架时代(BVS)

2013年,生物可吸收支架开始进入大家视线,开启了心脏支架的全新时代。这种支架和药物洗脱支架类似,上面也包裹着抗炎、抗增生的药物,但是用可以被人体吸收的生物材料聚乳酸作为基础,在植入血管后的3年左右就会被人体完全吸收,不留痕迹,可降低血管内再狭窄的几率。

可自动消失的再造血管“神器”—生物可吸收支架,到底神奇在哪里?

研究表明,冠脉支架并不需要永久在人体内“服役”,介入术后6个月,基本就完成了血管支撑和药物缓释的作用,而目前普遍医用植入到冠脉的裸金属支架或药物洗脱支架,是不能通过手术取出体外的,植入后就需要跟着患者在体内一辈子。

而生物可吸收支架(生物可降解支架)的出现解决了这个难题。生物可吸收支架植入体内经过3年左右可完全降解,使血管的结构和功能得到恢复,从根本上避免了长期体内金属植入物的风险,让患者不必终身携带金属支架在血管里,也为今后的心血管病复发提供了治疗空间。如果说金属支架是“血管再通”的话,那么生物可吸收支架就是更进一步的“血管再造”。

◆ 生物可吸收支架—支撑期:

支架植入、血运重建血管功能修复,完成了“血管再通”过程,历时1年时间;

生物可吸收支架在植入后的一段时间内,会像金属支架一样,为狭窄的血管提供良好的支撑力,让血管不会在手术后的短时间就回弹、闭塞。

◆ 生物可吸收支架—降解期:

支架降解吸收过程,历时3年左右;

生物可吸收支架最终会在3年左右被人体分解、吸收,从血管中消失。在消失前,撑开的血管已经有足够的时间恢复弹性和畅通程度,支架消失后,血管中不再有异物,也能够恢复正常的弹性舒缩功能。

◆ 生物可吸收支架—康复期:

支架完全降解吸收,完成“血管再造”,恢复到自然血管的状态。

即使患者PCI治疗后发生了再狭窄,因为生物可吸收支架最终能完全降解被自体吸收,也不用担心多次植入支架会让冠状动脉里全是金属。

国内现在有生物可吸收支架吗?

目前国内唯一一个批准上市的生物可吸收支架是今年(2019)2月通过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(NMPA)审批的乐普医疗NeoVas完全可吸收支架,意味着患者现在不出国门就可以植入新型的生物可吸收支架(生物可降解支架)了。据了解NeoVas生物完全可吸收支架经过了近10年的研发过程,有超过4年的临床随访数据,被证明了其远期安全性远好于国际同类支架;患者术后3年左右,支架完全降解被身体吸收“消失”,支架降解后患者血管基本恢复至原位血管的弹性。

与金属药物支架相比,在血运重建和安全性方面无统计学差异,但乐普医疗NeoVas完全可吸收支架降解后患者血管基本恢复至原位血管的弹性,表现出统计学优效,实现了血管的再造,展现了NeoVas生物可吸收支架巨大的治疗优势,意味着国内的PCI治疗已经进入了“可降解时代”,有需要的患者可以到当地医院进行咨询。

参考文献:

[1] 马长生. 冠心病的介入治疗[J]. 中国实用内科杂志, 2002, 22(12):711-713.

[2] 任昊, 杜昕, 郭伟. 完全生物可吸收血管内支架的发展与现状[J]. 中华医学杂志, 2017, 97(2):157.

[3] Serruys P W , Chevalier B , Dudek D , et al. A bioresorbable everolimus-eluting scaffold versus a metallic everolimus-eluting stent for ischaemic heart disease caused by de-novo native coronary artery lesions (ABSORB II): an interim 1-year analysis of clinical and procedural secondary outcomes from a randomised controlled trial[J]. The Lancet, 2015, 385(9962):43-54.

[4] 周学敏,吕慧,朱国斌.生物可吸收支架临床研究进展[J].中国介入临床病学杂志,2015,(11),

[5] 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2019年2月26日官网—生物可吸收冠脉动脉雷帕霉素洗脱支架系统获批上市

Leave a Reply