心脏支架发展史:可降解材料成主流趋势

心脏支架发展史:可降解材料成主流趋势

心脏支架发展史:可降解材料成主流趋势

近年来随着老年人口的增多和我们生活习惯、环境的变化,冠心病发病率呈明显升高趋势。据了解,经皮冠状动脉介入治疗(PCI)已成为治疗冠心病的主要方法,而接受PCI 手术的患者中85%以上植入了支架。今天,我们就来进一步了解一下心脏支架的发展史,看它如何成为冠心病治疗的新宠。

世界上第一个成功的冠脉支架是美国强生Cordis公司于1994 年推出的Palmaz-Schatz(PS)支架。PS 支架是世界上第一种被广泛使用的冠脉支架,使用量达上百万例,它的上市使强生公司获得冠心病介入治疗领域垄断地位。

不过随着竞争的加剧,心脏支架也在材料方面不断突破,尤其是去年7月份,美国雅培公司(没错,他家也卖奶粉)的全吸收式生物血管支架 “Absorb”获FDA批准上市,可降解支架的优势越来越明显。

裸金属支架(BMS)

BMS是完全由金属构成的,它也是最早被应用于临床的冠脉支架。金属材料与血管有较好的相容性,可以在病变部位提供长期物理支持,从而防止病变血管再次发生狭窄。不过BMS只能提供物理支持,不能干预病变血管的炎症过程,所以患者在晚期(3~5年后)较容易发生病变血管的再次病变,并且金属支架一旦植入,就要终身与患者为伴,这也是金属支架存在的比较明显的弊端。

药物洗脱支架(DES)

DES的出现,主要为了解决BMS植入后无法避免血管再次病变的问题。DES的金属表面有一层有机高分子涂层,涂层上载有能调控局部炎症反应和细胞增殖的药物。支架在植入血管后的数天内开始向血管洗脱药物,药物则通过对冠状动脉病变过程的调控,来更加有效地预防再次狭窄。

药物洗脱支架也经历了更新换代,尤其在药物涂层上下足了功夫。涂层药物采用调控效果更好、过敏反应更少的新药,搭载药物的涂层本身也是可降解的,从而在两方面避免了植入后晚期的血栓形成。不过药物制剂作用完成后在体内可以降解,金属支架仍然会长期留在体内。

生物可降解支架

为了彻底解决支架的不可降解而造成的晚期血栓和极晚期血栓问题,可降解支架近年来应运而生。与以往心脏支架不同的是,生物可降解支架是完全由可降解材料(例如聚乳酸)构成的。这种支架在治疗后短期内可为血管提供有力支持,而当血管重塑之后,便“功成身退”,直接在体内降解为水和二氧化碳。凭借可降解的独特优势,可降解支架材料已经成为国际心脏支架技术发展的主流趋势。

可降解支架的出现,3年内可完全降解吸收,由新生细胞取代,动脉能够恢复原来的形态和功能,并且像健康血管一样移动和弯曲。同时,有助于降低日后心绞痛发生概率。此外,采用传统金属的心脏支架,患者需要通过服用抗凝药物来避免形成血栓,金属支架永久性的存在患者体内,也就意味着患者需要终身服用药物。而可降解支架让患者摆脱了终身服用抗凝药物的困扰,甚至因为可降解,可多次植入支架,让患者在特定情况下避免了开胸的风险。

目前,第四代可降解心脏支架在新加坡、德国等备受欢迎,而许多亚洲国家(包括我国)还没有这种完全成熟、先进的手术。CYCares(春雨国际)作为海外医疗互联网服务第一平台,一直坚持以患者的需求为己任,将患者与国外优质医疗资源进行高效对接。目前已经开通了可降解支架赴新加坡、德国等地的绿色就医通道,为患者的健康保驾护航。

Leave a Reply