数理中医9:扶正机理篇

数理中医9:扶正机理篇

数理中医9:扶正机理篇

中医所谓“正”,其物理本质是人体生命系统维持动态平衡的能力,“扶正”就是增强这种能力。本文探讨扶正的现代科学机理。

从耗散理论的角度看,生命的本质是通过与外界进行能量交换,使自身维持在某个动态平衡状态。这个思想是俄裔比利时科学家普里戈津在1969年提出的,他因此获得1979年的诺贝尔化学奖。

一、“正”的物理内涵

中医所说的“正”,其物理内涵就是生命系统保持动态平衡的能力。从数理中医的角度看,“正”就是人体内“元能量提取及元信息处理的能力”。

物理上看,人的生命过程就是人体在不同动态平衡状态之间进行转换的过程,这些平衡状态由遗传基因设定。在初生期,生命体从一个平衡态转换到另一个平衡态所需的时间可能很短,比如几天;进入成年期后,人体的结构趋于稳定,且生命体希望尽可能长时间地维持这个平衡状态,即追求健康长寿。也就是说,健康长寿是“扶正”的终极目标。

二、“正”的体现形式

在生命的不同时期,人体“正”的体现形式是不同的。

人体由最初的微系统(受精卵),通过从外部获取物质(能量),如氧、碳、钙等元素,以及碳水化合物、脂肪及蛋白质(由20种氨基酸组合而成)等化合物,逐步生长成为一个由骨骼支撑和皮肤包围的动态平衡系统,具有相对稳定的外形、内部结构和维稳机制。

为了形象地描述不同时期的“正”,我们用智能楼宇大厦比喻人体。

建筑蓝图是大厦的前提,这就是存在于母体受精卵DNA分子中的遗传基因;地基和施工队伍是建造大厦的关键,取决于受精卵的构成(特别是其细胞核)。上述因素均是由父母亲决定(先天因素)的。故对胎儿而言,“正”的体现就是父母亲(特别是孕期母亲)的身体健康。

盖楼初期主要是搭框架。其一是楼宇的钢筋混凝土结构框架,相当于人体的骨骼,由有机化合物和无机化合物组成。其中,有机物主要是骨胶原纤维,使骨具有韧性和弹性;无机物主要是磷酸钙、碳酸钙等,使骨具有脆性并坚硬。其二是大厦智能监控系统所需的框架,包括电力、监控器、通信及信息处理中心的线槽与机架等,相当于人体的心血管及大脑等,由特定的蛋白质组成。故对少儿而言,“正”的主要体现是获取钙盐及特定蛋白质的能力。

大楼框架搭好后,就要装修完善各种功能设施,相当于人体的各种器官、肌肉及皮肤等,由不同类及份量的蛋白质组成。故对青年人而言,“正”的主要体现就是充分获取多种蛋白质的能力。

大楼交付使用后,就要经常维护,相当于“中年养生”。这就要求楼宇的各类感知系统和监控中心运转正常,能及时察觉大楼的损坏情况并迅速告知维修部门(信息感知与处理),以便尽快修复破损的部件(补充蛋白质)。故对成年人而言,“正”的主要体现就是大脑、感知器官、神经、心血管和淋巴等系统的正常通畅,以及按需补充蛋白质的能力。

三、“扶正”的核心

蛋白质、钙盐等物质都是人体生命必不可少的物质,是元能量的存在形式。但相对于钙盐,蛋白质很容易被消耗掉,需要经常补充。因此“扶正”的重点是使人体拥有“按需补充蛋白质的能力”。这就要求人体既拥有强大的元信息感知与处理能力,以知道人体何时、何处、需要何种蛋白质;同时拥有足够大的蛋白质产能,才能补充人体消耗掉的蛋白质。

人体内含有超过10万种的蛋白质。那么,这些蛋白质是如何进入人体的呢?研究表明,人体并不是直接从外部食物中补充蛋白质,而是先分解出20种基本氨基酸,再根据需要,将这些氨基酸按不同比例和排列顺序组合成蛋白质。因此补充蛋白质的前提条件是体内拥有足够多的氨基酸。比如作为核心器官的大脑,其超过90%的成分是氨基酸。

氨基酸是由碱性“氨基”和酸性“羧基”组成的化合物。多个氨基酸首尾相连组成长分子链,再经过盘曲折叠,就形成了空间结构十分紧凑的蛋白质分子(这也是物理能量节省原理在人体中的体现)。

组成人体蛋白质的20种氨基酸有不同的分类方法。

按分子结构可将氨基酸分成两大类:非极性氨基酸,又称疏水氨基酸,如丙氨酸等;极性氨基酸,又称亲水氨基酸,如赖氨酸等。其中,极性氨基酸又可进一步细分为碱性、中性和酸性三种。

按来源则可将氨基酸分成三大类:必需氨基酸、半必需氨基酸和非必需氨基酸。其中,必需氨基酸是指人体自身不能生成、必须由外部食物补充的氨基酸,如赖氨酸等;半必需氨基酸指一部分靠人体自身生成、一部分靠食物补充的氨基酸,如精氨酸等;非必需氨基酸指人体自身可以生成、无需靠食物补充的氨基酸,如谷氨酸等。

由此可见,“扶正”的核心就是保障人体拥有“按需提取氨基酸与合成蛋白质的能力。”

四、“扶正”的机制

宏观上看,“扶正”是由人体的信息系统与能量系统(五脏六腑)协同完成的。其中信息系统提供蛋白质的需求信息;能量系统负责蛋白质的补充。

微观上看,“扶正”是由人体内的细胞完成的。其中,感知细胞(如视觉、听觉、嗅觉、味觉及触觉等)与淋巴系统等负责采集不同种类的信息,经感知器官汇聚后提供给大脑。大脑经过综合分析,得出蛋白质的需求信息并下达给能量系统。

我们可以感觉到大脑的宏观指令。比如,“饿”就是通知尽快进食;“饱”就是通知停止进食;“味道好”就是大脑认为食物对人体有利,鼓励多吃(当然大脑也经常会被迷惑),等。

大脑的微观指令下达给负责合成蛋白质的“作坊细胞”。既是“作坊”,就必须满足两个基本条件才能“开工”。其一是“原料”,否则“巧妇难为无米之炊”;其二是“能源”,“没电”任何工厂都无法运转。

“作坊细胞”的“原料”是氨基酸,源自对蛋白质的拆解,这一过程是在蛋白酶的催化作用下完成的。作为催化剂的蛋白酶不会在反应过程中消耗,而是可重复利用。因此人的一生只需生成数量一定的酶。

细胞的“能源”是由三羧酸循环产生的腺苷三磷酸(简称ATP),由德裔英国化学家克雷布斯在1937年发现,他因此获得了1953年的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。通俗地说,ATP好比是细胞的“可充电电池”,三羧酸循环是“充电器”,而糖类和脂类物质则是三羧酸循环的能量物质。其中,糖类物质(如葡萄糖分子)是运行能量(动能);脂类物质是储存能量(静能);两类物质均需由外部食物补充。

那么,人体内的细胞又是来自何处呢?研究表明,细胞是由已有细胞的分裂而来的。人体会自动调节体内细胞的数量,调节的原则仍是物理能量节省原理,即尽量用小的能量来满足生命活动的需要。因此,人体有必要经常进行适量活动,以使体内的细胞保持一定的数量与活力。否则,人体可能会按照能量节省原理,停止某些细胞的活动与分裂增殖,正如人们常说的“用进废退”。

综上所述,“扶正”的微观机理就是保障人体细胞(感知细胞、作坊细胞)的活力。从物理上看,“扶正”的根本首先是合理饮食,为细胞提供充足的“能源”与“原料”,尤其要确保体内拥有催化酶,否则“虚不受补”,无法从蛋白质中拆解出“作坊细胞”的“原料”–氨基酸;其次是适量运动,使细胞活跃而不疲劳。

延伸阅读:

韦岗,《生命探秘——信息、能量和气血网》,广东科技出版社,2017。

Leave a Reply